用户∶  密码∶   

经典战例

    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防教育 >> 经典战例 >> 正文

    山海关1644 上

    发布时间:2017-09-26  |  发文作者:曹晨光  |  点击数:[]

    1644年,是中国农历的甲申年,也是中国历史上大明王朝的最后一年。这一年伊始的时候,已经起义造反十多年的农民军领袖李自成,在西安建立了大顺国,并亲自率军向明朝的首都北京进发,进一步蚕食着这个古老帝国本已所剩无几的领土。几近山穷水尽的崇祯皇帝,环顾四周却发现,满朝文武官员,要么只会满嘴仁义道德、要么只会空喊高呼忠君口号,却无人愿意在他最窘迫的时候为他的王朝排忧解难。那位最有能力的袁崇焕将军,早已在十几年前就因为谣言,而被皇帝自己亲自下令凌迟处死。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仍守在袁将军当年战斗的地方——宁远、山海关一带的总兵吴三桂的身上,这位32岁的年轻将官,在明朝风雨飘摇的危急时刻,站在了历史的风口浪尖。

    山海关,是距离大明王朝的首都300多公里的军事要塞,位于今天的河北省秦皇岛市东北,依燕山,傍渤海,是连接关内关外的重要据点,素有“天下第一关”的美称。位于北方约十五公里处的九门口长城,更是万里长城唯一的一段“水上长城”,依山过水,地势相当险要,形成了著名的“城在河上走”,“水在城下流”的壮观。其实,吴三桂驻守的这片山海长城,防御的对象,并不是此时步步紧逼的农民军,而是困扰了明朝将近三十年的老对手——满清。从努尔哈赤起兵开始,几十年间,白山黑水的东北,已经变成了满洲八旗的龙兴之地,大明的势力范围,早已经被压缩在了关内,如果不是从熊廷弼、袁崇焕开始一代代辽东名将的奋力抗敌,也许北京城里早已经改朝换代。只可惜压垮每一个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永远是与外患一并而来的内忧。为戍边守土而流血的将军,却终究摆脱不了再流泪的悲剧,最终被自己誓死捍卫的君王,送上了刑场。眼下的这位吴将军,虽然在资历上尚属于后起之秀,但此前杏山之战的奋勇表现,和前番进京勤王的护驾有功,却已经证明了他是朝中所剩无几的能战之将,只是面对数位前任留下的血泪,他又怎能不在这每每拔剑欲出之际,又不禁默然长叹呢!

    山海关前的满清军队,尚在虎视眈眈,而关后的求救诏书,又如雪片般纷至沓来!李自成的农民军势如破竹,拿下居庸关后,北京已经危如累卵!十万火急之刻,吴三桂已然无法安坐于军中大帐,何况京城之内,除了他发誓效忠的崇祯皇帝,还有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吴襄,和情投意合的爱妾陈圆圆。前者曾官至辽东总兵,不仅是对他有养育之恩,更一路指引他走上了如今的戎马生涯,后者则更是明朝末年的一代佳人,让吴三桂牵挂不已。回忆当年京城内,两人于友人府上萍水相逢,淡妆丽质的陈圆圆情艳意娇,一笑一颦引得吴三桂神移心荡,二人虽萍水相逢,却是一见钟情,一位是天生丽质的佳人,一位是风华正茂的将军,很快便结为秦晋之好。一入吴府门,一生吴家人,陈圆圆虽只为妾身,其身不得为正室之列,但得到的疼爱之心却比正室更烈!如今吴三桂身为守卫疆土的将官,纵使前途未卜,与农民军交战凶多吉少,纵然清军仍在关外虎视眈眈那,但于公于私,统领精兵、进京勤王都是身兼臣子、儿子和丈夫三者身份的他在当时唯一的选择!

    只是局势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疲弱的大明王朝竟然在农民军的进攻下毫无斗志!那一年的农历三月十九日,北京城破!由于宫中太监向起义军的“投诚”,想象中紫禁城下的“决战”竟然只存在了不到两天,这座曾在明朝的二百多年风风雨雨中几经外敌考验,却始终屹立不倒的皇城,终于在农民军的冲击和内部的腐朽中轰然倒塌!崇祯皇帝景山自缢的时刻,吴三桂的勤王军尚在路上!国君殉国,吴三桂的援军瞬间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父亲、爱妾生死未卜,但贸然的继续前进毫无意义。班师回关!当大军重返山海关的时候,除了内心的忐忑和对前途的迷茫,这支“孤军”不知该向何方!

    很快,大顺军的招降书到了,其中傲慢的口气和对不投诚后果的恐吓,虽然很令吴三桂这样的军中宿将不爽,但李自成对军饷和另有任命的承诺,至少让山海关的这四万多军队有了着落。他内心中更关心的,是父亲和陈圆圆的下落!如若不来投诚,亲人岂有好的归属?留给他斟酌的时间不多,识时务者为俊杰,吴三桂和总兵高第最后还是决定归顺,同时再次率军向北京进发,这一次,虽没了作战的紧迫,可依旧不能让他们的心有多少安定,谁也不知道,李自成究竟能给这支前朝的孤军带来什么。

        一路上,从京城狼狈逃出的贵族富商,带来的无数关于农民军疯狂报复的惊恐之语,已经让吴军充满了不安。“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这是世人皆知的李自成起义军的口号,但百姓不交粮的背后,起义军的军饷从何处而来呢?恰恰是从这些明朝的贵族身上而来。每破一城,城中有钱和有身份的人,必然成为起义军清算的对象!如果说这些已经让吴三桂开始踌躇自己的选择,那么接下来传来的“吴襄被抄家甚至已经被杀”、“陈圆圆被大顺将领刘宗敏掳走”的传言彻底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在过往的传言和眼前的所见面前,吴三桂无法相信这只是谣言,也不再对大顺军抱有任何幻想!令旗一下,再度班师山海关,只是这一次,当大军再次进入九门口布防的时候,吴三桂的心中充斥的只有复仇的火焰!“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一时间,“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全军换上了白旗白甲,为传闻中已遇害的吴父戴孝。李自成闻讯,同样为吴三桂的反悔而勃然大怒!自年初以来势如破竹的大顺军,不会容忍这样的背叛!他下令部将唐通作为前锋,亲率大军殿后,对山海关展开武力讨伐!一时间,九门口刀枪鲜明,山海关战云密布!

       吴三桂复仇心切,只是现实严峻!即将到来的农民军,入京后军纪开始散漫,享乐之风迅速蔓延,但毕竟人数众多,加之对明军的连战连胜后,士气依旧高涨,实力的对比上已经占了绝对上风!不说强敌在前,就是吴三桂的背后,满清的军队何尝又不是虎视眈眈?夹在中间的山海关,早已没有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作用,只是一座腹背受敌的孤城!1644年的这个春寒料峭的四月,李自成、吴三桂和满清的命运,汇聚在山海关这座重镇,它会走向何方?

    上一条:山海关1644 下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Copyright undefinedamp;copy; 2007-2008 by Xuzhou Wangjie Middle School http://wjzx.xze.cn All Rights Reserverd.

    信箱:xzsdb@126.com 地址:徐州市铜山路73号 邮编:221004 苏ICP备10012651号  管理入口

     

     

    经典战例
    山海关1644 上
    2017-09-26 | 曹晨光 | []

    1644年,是中国农历的甲申年,也是中国历史上大明王朝的最后一年。这一年伊始的时候,已经起义造反十多年的农民军领袖李自成,在西安建立了大顺国,并亲自率军向明朝的首都北京进发,进一步蚕食着这个古老帝国本已所剩无几的领土。几近山穷水尽的崇祯皇帝,环顾四周却发现,满朝文武官员,要么只会满嘴仁义道德、要么只会空喊高呼忠君口号,却无人愿意在他最窘迫的时候为他的王朝排忧解难。那位最有能力的袁崇焕将军,早已在十几年前就因为谣言,而被皇帝自己亲自下令凌迟处死。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仍守在袁将军当年战斗的地方——宁远、山海关一带的总兵吴三桂的身上,这位32岁的年轻将官,在明朝风雨飘摇的危急时刻,站在了历史的风口浪尖。

    山海关,是距离大明王朝的首都300多公里的军事要塞,位于今天的河北省秦皇岛市东北,依燕山,傍渤海,是连接关内关外的重要据点,素有“天下第一关”的美称。位于北方约十五公里处的九门口长城,更是万里长城唯一的一段“水上长城”,依山过水,地势相当险要,形成了著名的“城在河上走”,“水在城下流”的壮观。其实,吴三桂驻守的这片山海长城,防御的对象,并不是此时步步紧逼的农民军,而是困扰了明朝将近三十年的老对手——满清。从努尔哈赤起兵开始,几十年间,白山黑水的东北,已经变成了满洲八旗的龙兴之地,大明的势力范围,早已经被压缩在了关内,如果不是从熊廷弼、袁崇焕开始一代代辽东名将的奋力抗敌,也许北京城里早已经改朝换代。只可惜压垮每一个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永远是与外患一并而来的内忧。为戍边守土而流血的将军,却终究摆脱不了再流泪的悲剧,最终被自己誓死捍卫的君王,送上了刑场。眼下的这位吴将军,虽然在资历上尚属于后起之秀,但此前杏山之战的奋勇表现,和前番进京勤王的护驾有功,却已经证明了他是朝中所剩无几的能战之将,只是面对数位前任留下的血泪,他又怎能不在这每每拔剑欲出之际,又不禁默然长叹呢!

    山海关前的满清军队,尚在虎视眈眈,而关后的求救诏书,又如雪片般纷至沓来!李自成的农民军势如破竹,拿下居庸关后,北京已经危如累卵!十万火急之刻,吴三桂已然无法安坐于军中大帐,何况京城之内,除了他发誓效忠的崇祯皇帝,还有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吴襄,和情投意合的爱妾陈圆圆。前者曾官至辽东总兵,不仅是对他有养育之恩,更一路指引他走上了如今的戎马生涯,后者则更是明朝末年的一代佳人,让吴三桂牵挂不已。回忆当年京城内,两人于友人府上萍水相逢,淡妆丽质的陈圆圆情艳意娇,一笑一颦引得吴三桂神移心荡,二人虽萍水相逢,却是一见钟情,一位是天生丽质的佳人,一位是风华正茂的将军,很快便结为秦晋之好。一入吴府门,一生吴家人,陈圆圆虽只为妾身,其身不得为正室之列,但得到的疼爱之心却比正室更烈!如今吴三桂身为守卫疆土的将官,纵使前途未卜,与农民军交战凶多吉少,纵然清军仍在关外虎视眈眈那,但于公于私,统领精兵、进京勤王都是身兼臣子、儿子和丈夫三者身份的他在当时唯一的选择!

    只是局势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疲弱的大明王朝竟然在农民军的进攻下毫无斗志!那一年的农历三月十九日,北京城破!由于宫中太监向起义军的“投诚”,想象中紫禁城下的“决战”竟然只存在了不到两天,这座曾在明朝的二百多年风风雨雨中几经外敌考验,却始终屹立不倒的皇城,终于在农民军的冲击和内部的腐朽中轰然倒塌!崇祯皇帝景山自缢的时刻,吴三桂的勤王军尚在路上!国君殉国,吴三桂的援军瞬间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父亲、爱妾生死未卜,但贸然的继续前进毫无意义。班师回关!当大军重返山海关的时候,除了内心的忐忑和对前途的迷茫,这支“孤军”不知该向何方!

    很快,大顺军的招降书到了,其中傲慢的口气和对不投诚后果的恐吓,虽然很令吴三桂这样的军中宿将不爽,但李自成对军饷和另有任命的承诺,至少让山海关的这四万多军队有了着落。他内心中更关心的,是父亲和陈圆圆的下落!如若不来投诚,亲人岂有好的归属?留给他斟酌的时间不多,识时务者为俊杰,吴三桂和总兵高第最后还是决定归顺,同时再次率军向北京进发,这一次,虽没了作战的紧迫,可依旧不能让他们的心有多少安定,谁也不知道,李自成究竟能给这支前朝的孤军带来什么。

        一路上,从京城狼狈逃出的贵族富商,带来的无数关于农民军疯狂报复的惊恐之语,已经让吴军充满了不安。“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这是世人皆知的李自成起义军的口号,但百姓不交粮的背后,起义军的军饷从何处而来呢?恰恰是从这些明朝的贵族身上而来。每破一城,城中有钱和有身份的人,必然成为起义军清算的对象!如果说这些已经让吴三桂开始踌躇自己的选择,那么接下来传来的“吴襄被抄家甚至已经被杀”、“陈圆圆被大顺将领刘宗敏掳走”的传言彻底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在过往的传言和眼前的所见面前,吴三桂无法相信这只是谣言,也不再对大顺军抱有任何幻想!令旗一下,再度班师山海关,只是这一次,当大军再次进入九门口布防的时候,吴三桂的心中充斥的只有复仇的火焰!“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一时间,“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全军换上了白旗白甲,为传闻中已遇害的吴父戴孝。李自成闻讯,同样为吴三桂的反悔而勃然大怒!自年初以来势如破竹的大顺军,不会容忍这样的背叛!他下令部将唐通作为前锋,亲率大军殿后,对山海关展开武力讨伐!一时间,九门口刀枪鲜明,山海关战云密布!

       吴三桂复仇心切,只是现实严峻!即将到来的农民军,入京后军纪开始散漫,享乐之风迅速蔓延,但毕竟人数众多,加之对明军的连战连胜后,士气依旧高涨,实力的对比上已经占了绝对上风!不说强敌在前,就是吴三桂的背后,满清的军队何尝又不是虎视眈眈?夹在中间的山海关,早已没有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作用,只是一座腹背受敌的孤城!1644年的这个春寒料峭的四月,李自成、吴三桂和满清的命运,汇聚在山海关这座重镇,它会走向何方?

    上一条:山海关1644 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