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科主页 >> 物理 >> 论文赏析 >> 正文

教育改革问题

发布时间:2014-01-08  |  发文作者:未知  |  点击数:[]

10月21日,北京公布了中高考改革方案:2016年起,中考语文分值由120分增至150分,英语由120分降为100分;高考语文由150分增至180分,英语由150分降至100分。
消息一发布,获得了网友们一边倒的称赞,北京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的张燕玲教授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这已经是不得已的做法。”

“我的学生居然不知道吴承恩是谁,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们连鲁迅都不知道了。”一位语文教师如此感慨。曾几何时,年轻的学子们,谁不曾看四大名著看得手不释卷?谁不曾想象过戴望舒的雨巷,徐志摩的康桥?而现在最常见的却是手捧iPad玩网络游戏的“眼镜少年”。正如诗人梁小斌所写:我有一颗种子已经被遗忘。

家长:“都是中国人,谁还不会说中国话,写中国字呢?”

博文是北京市一名初二学生,他的课余时间被满满的补课占据了。博文的妈妈余女士告诉记者:“博文每个周末都要去上英语补习班,一次课差不多就是两小时。”再加上数学、物理等补习班,博文的两天周末只有半天的空余时间,而这半天,他一般会看看动画或打打游戏。“为什么没给儿子报语文补习班?”面对记者的问题,余女士笑了,“都是中国人,谁还不会说中国话,写中国字呢?”

余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对语文还算感兴趣,但是仅有的一点文学积累都从课堂上获得。只有一次博文提出想阅读但丁的《神曲》,自己就出钱给他买了一整套。学业繁忙的博文只看了一本,“他看了《神曲》的最后一本,算是知道了个结局”,面对这种浓缩式阅读,余女士也很无奈。

博文的情况绝非个案,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在对语言学习的重视上,汉语早就远远比不过英语了。一位培训机构的老师告诉记者,如今五花八门的补习班中,最热门的就是英语,其次是数学,一些培训机构甚至根本没有语文老师。据记者了解,补习语文的中小学生不足一成,主要补的是作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语学习的热火朝天。从幼儿班到成人班,我国目前有外语培训机构5000家左右,英语培训产业在全国663个城市创造的年产值超过30亿元。

母语与外语本末倒置,让人无可奈何,所以一些看似奇怪的事也就不奇怪了。江苏扬州一位多年从事高中语文教育的老师说,他的儿子上大学三年级,文字水平差得让他这个当语文老师的父亲蒙羞:一则百余字的申请书,竟有28个错别字。几年前,上海复旦大学举行汉语言文字大赛,主要考查汉语言的基本知识,包括汉字结构、多音字读音、成语解释等,每个院系都组队参加,最后夺得第一名的竟然是一支留学生队。

对此,一些学者感叹:“今日学生语文水准每况愈下,思之令人惊心!”

老师:“现在的孩子,看过的东西少,能背下来的更少”

李老师是北京某重点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有着27年的教龄。她读高中时正值“文革”结束,刚刚恢复高考,那时的人们对知识有一种如饥似渴的追求, “除了国内外经典著作,那个时候有非常好的文学读物,比如《收获》、《十月》等,我们有充足时间去阅读,经常是捧起来就放不下。”李老师笑着告诉记者,高中的阅读让她至今受益匪浅。

但是一讲到自己的学生,李老师却连连摇头。“古代的文人说过,读书读多了,就能出口成章,腹有诗书气自华。可现在的孩子,看过的东西少,能背下来的更少,语文素养自然差。”

最让她困惑的是如何平衡希望与现实,一方面,她想带领孩子们去体验汉语文字之美,另一方面也要面对语文被其他学科挤占空间的事实。“我带的班里有两个阅读量很大、文字感受力很强的学生,但因为其他课程的压力,一旦进入高三,恐怕他们就不得不做个割舍了。”

李老师意味深长地说,她最喜欢的文章是龙应台的《一个政治人的人文素养》,也会推荐自己的学生去读。“正像龙应台提醒我们的那样,要在一个众说纷纭、真假不分的时代里做正确的判断,需要去和经典交流并保持独立思考。而忽视了对汉语的学习,我们的文化传承以及价值判断能力也必然会削弱。”

张燕玲教授持有同样的看法,她说:“语文和其他学科不同,它不仅仅是一门知识,更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对人格塑造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对国民素质、文化底蕴的提升也有长远意义。所以,它既传承着文化,也塑造着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未来。可以说,一个民族文化的高度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国民语文的整体水平。”

“当越来越多人提笔忘字的时候,我们怎么能没有危机感?”

张燕玲认为,当前母语教育失落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既定语言环境决定了母语学习的便利;二是在改革开放“走出去”的过程中,某种意义上拔高了英语学习的重要性。

北京的分数改革,可以看做是对母语回归的呼唤。“这次英语与语文分值调整的改革反映了从‘走出去’到‘看回来’的转变过程,”张燕玲这样解读,“其实从全世界来讲,都体现出了重视母语、注重自己文化的发展趋势。近些年,我们也已经更深刻地意识到了传统文化的价值,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张燕玲建议,在保护母语方面,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别国经验。在德国,中学生升大学,如果德语不及格,其他成绩再好,也不能升学;公立电视台黄金时间只能播放本国电视剧;德国媒体都必须使用纯粹正规的德语。

母语教育的失落早已引起了不少人的思考和警觉。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曾多次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班,解放孩子,救救汉语!

“目前汉字英雄、汉字听写大会等电视节目的火爆,其实就说明民众对汉语有一种自觉的呼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得中肯,“当越来越多人提笔忘字的时候,我们怎么能没有危机感?在中小学提高语文的分量,希望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http://www.yuwen123.com/Article/201312/53872.html

物理组

下一条:太空辐射成为人类太空探索之旅的隐形杀手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论文赏析
教育改革问题
2014-01-08 | 未知 | []

10月21日,北京公布了中高考改革方案:2016年起,中考语文分值由120分增至150分,英语由120分降为100分;高考语文由150分增至180分,英语由150分降至100分。
消息一发布,获得了网友们一边倒的称赞,北京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的张燕玲教授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这已经是不得已的做法。”

“我的学生居然不知道吴承恩是谁,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们连鲁迅都不知道了。”一位语文教师如此感慨。曾几何时,年轻的学子们,谁不曾看四大名著看得手不释卷?谁不曾想象过戴望舒的雨巷,徐志摩的康桥?而现在最常见的却是手捧iPad玩网络游戏的“眼镜少年”。正如诗人梁小斌所写:我有一颗种子已经被遗忘。

家长:“都是中国人,谁还不会说中国话,写中国字呢?”

博文是北京市一名初二学生,他的课余时间被满满的补课占据了。博文的妈妈余女士告诉记者:“博文每个周末都要去上英语补习班,一次课差不多就是两小时。”再加上数学、物理等补习班,博文的两天周末只有半天的空余时间,而这半天,他一般会看看动画或打打游戏。“为什么没给儿子报语文补习班?”面对记者的问题,余女士笑了,“都是中国人,谁还不会说中国话,写中国字呢?”

余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对语文还算感兴趣,但是仅有的一点文学积累都从课堂上获得。只有一次博文提出想阅读但丁的《神曲》,自己就出钱给他买了一整套。学业繁忙的博文只看了一本,“他看了《神曲》的最后一本,算是知道了个结局”,面对这种浓缩式阅读,余女士也很无奈。

博文的情况绝非个案,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在对语言学习的重视上,汉语早就远远比不过英语了。一位培训机构的老师告诉记者,如今五花八门的补习班中,最热门的就是英语,其次是数学,一些培训机构甚至根本没有语文老师。据记者了解,补习语文的中小学生不足一成,主要补的是作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语学习的热火朝天。从幼儿班到成人班,我国目前有外语培训机构5000家左右,英语培训产业在全国663个城市创造的年产值超过30亿元。

母语与外语本末倒置,让人无可奈何,所以一些看似奇怪的事也就不奇怪了。江苏扬州一位多年从事高中语文教育的老师说,他的儿子上大学三年级,文字水平差得让他这个当语文老师的父亲蒙羞:一则百余字的申请书,竟有28个错别字。几年前,上海复旦大学举行汉语言文字大赛,主要考查汉语言的基本知识,包括汉字结构、多音字读音、成语解释等,每个院系都组队参加,最后夺得第一名的竟然是一支留学生队。

对此,一些学者感叹:“今日学生语文水准每况愈下,思之令人惊心!”

老师:“现在的孩子,看过的东西少,能背下来的更少”

李老师是北京某重点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有着27年的教龄。她读高中时正值“文革”结束,刚刚恢复高考,那时的人们对知识有一种如饥似渴的追求, “除了国内外经典著作,那个时候有非常好的文学读物,比如《收获》、《十月》等,我们有充足时间去阅读,经常是捧起来就放不下。”李老师笑着告诉记者,高中的阅读让她至今受益匪浅。

但是一讲到自己的学生,李老师却连连摇头。“古代的文人说过,读书读多了,就能出口成章,腹有诗书气自华。可现在的孩子,看过的东西少,能背下来的更少,语文素养自然差。”

最让她困惑的是如何平衡希望与现实,一方面,她想带领孩子们去体验汉语文字之美,另一方面也要面对语文被其他学科挤占空间的事实。“我带的班里有两个阅读量很大、文字感受力很强的学生,但因为其他课程的压力,一旦进入高三,恐怕他们就不得不做个割舍了。”

李老师意味深长地说,她最喜欢的文章是龙应台的《一个政治人的人文素养》,也会推荐自己的学生去读。“正像龙应台提醒我们的那样,要在一个众说纷纭、真假不分的时代里做正确的判断,需要去和经典交流并保持独立思考。而忽视了对汉语的学习,我们的文化传承以及价值判断能力也必然会削弱。”

张燕玲教授持有同样的看法,她说:“语文和其他学科不同,它不仅仅是一门知识,更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对人格塑造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对国民素质、文化底蕴的提升也有长远意义。所以,它既传承着文化,也塑造着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未来。可以说,一个民族文化的高度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国民语文的整体水平。”

“当越来越多人提笔忘字的时候,我们怎么能没有危机感?”

张燕玲认为,当前母语教育失落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既定语言环境决定了母语学习的便利;二是在改革开放“走出去”的过程中,某种意义上拔高了英语学习的重要性。

北京的分数改革,可以看做是对母语回归的呼唤。“这次英语与语文分值调整的改革反映了从‘走出去’到‘看回来’的转变过程,”张燕玲这样解读,“其实从全世界来讲,都体现出了重视母语、注重自己文化的发展趋势。近些年,我们也已经更深刻地意识到了传统文化的价值,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张燕玲建议,在保护母语方面,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别国经验。在德国,中学生升大学,如果德语不及格,其他成绩再好,也不能升学;公立电视台黄金时间只能播放本国电视剧;德国媒体都必须使用纯粹正规的德语。

母语教育的失落早已引起了不少人的思考和警觉。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曾多次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班,解放孩子,救救汉语!

“目前汉字英雄、汉字听写大会等电视节目的火爆,其实就说明民众对汉语有一种自觉的呼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得中肯,“当越来越多人提笔忘字的时候,我们怎么能没有危机感?在中小学提高语文的分量,希望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http://www.yuwen123.com/Article/201312/53872.html

物理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