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科主页 >> 化学 >> 论文赏析 >> 正文

李可染

发布时间:2012-02-14  |  发文作者:未知  |  点击数:[]
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李可染座右铭
生平简介
李可染(1907.3—1989.12)室名师牛堂,江苏徐州人。原名李永顺,曾用别号三企。擅长中国画、美术教育,是中国山水画大家。自幼习画,深受潘天寿林风眠影响,并师从齐白石、黄宾虹学画,曾在多所艺术院校任教。解放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擅长山水、重写生,并将西画中的明暗处理方法引入中国画,将西画技法和谐地融化在深厚的传统笔墨和造型意象之中,取得了杰出的成就。1923年入上海美专,1929年入国立西湖艺术院为研究生。参加“八一艺社”。1937年“七·七事变”,从事抗日爱国宣传工作。1943年任重庆国立艺专中国画讲师。举办个人画展,并与林风眠、丁衍、倪贻德、关良、赵元极举行联展。1946年应聘任北平国立艺专中国画副教授。拜齐白石、黄宾虹先生为师。1949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研究陆军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曾多次长途写生,以“苦学派”自称,对中国画山水画的创新作出杰出贡献。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代表作品有《万山红遍》《漓江山水天下无》、《杏花春雨江南》、《山城朝雾》、《看山图》等。出版有《李可染画集》。
记省优秀党员、徐州下水道四班班长陈秋燕
 徐州市市政工程养护管理处下水道四班是一个不寻常的集体:1996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同年10月26日,胡锦涛同志亲自看望了四班同志,并给予了充分肯定;1997年,被中宣部列为重大宣传典型在全国广泛宣传。
自从1999年9月来到徐州下水道四班工作,陈秋燕就有了一个“心病”——一到雨天,她就睡不着觉。这位现任徐州下水道四班班长说,我就惦记着哪里会积水,给老百姓生活造成不方便。“如果是夜里下雨,我总是把闹钟调到早晨4点钟,起床后直奔我负责的养护段。不光我这样,我们四班的姐妹们都是这样的。下雨天,人家都往屋里赶,我们下水道工人都往马路上冲。”
徐州下水道四班是全国典型。工作虽然辛苦,但姐妹们想得最多的是:再苦再累,能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我们心里舒畅呐。我们不能让四班这块金字招牌失色啊。“辛苦我一个,干净千万家”精神,服从命令听指挥,一不怕苦二不怕脏
在四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新职工进班要落实“三个一”,即到荣誉室参观一次、到家庭走访一次、老职工和新职工谈心一次,让新职工了解四班的历史,从而增强他们作为四班人的光荣感和使命感,真正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下水道养护管理工作。在四班,每个人都积极要求进步,12名同志中4名是党员,其他8名同志也都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四班,仍然发生着许多动人的故事:党小组长靳西刚在医院做手术,伤口缝了7针,刚出院,他就藏起病历上班了;20多岁的黄艳是四班一名老职工的女儿,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任劳任怨,经常主动要求干脏活、累活,搞得满身污泥,却毫不在乎,还常说:“谁叫我是四班人呢?”
记者采访陈秋燕这位省优秀共产党员时,一个强烈的感觉是:这真是一个非常朴实的人。她很少说到自己,说的最多的是与她朝夕相处的姐妹们。还是她的同事,一五一十地向记者说起这位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不平凡成绩的优秀党员的事迹:
挖下水道是个良心活——下水道是城市的地下“血管”,看不见、摸不着,少挖一扒子污泥也没人能看出来,但陈秋燕常说:“该挖的下水道,少挖了一米,该掏的窨井,少掏了一个,我都会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好像做了很大的亏心事。”在一次夜间窨井清挖中,陈秋燕在一个窨井中发现一块大石头,用扒子、铁钩怎么也弄不出来,她顾不上穿皮衩,跳进窨井,硬是用手扒出石头,疏通了管道。从窨井里出来,她全身都是污泥,衣服也已湿透。深秋的夜晚已很寒冷,姐妹们劝她回去换身衣服,可她坚持和大家一起做完了当天的疏浚工作,回到家已是凌晨2点多了。
  2001年汛前准备期间,陈秋燕腰椎增生的老毛病又犯了,而她爱人90来岁的奶奶生病需要住院,公公、婆婆年纪也大了,女儿才六七岁,家里的事情忙得像一团乱麻。在这种情况下,陈秋燕没有请过一次假,硬撑着和班里的同事一起天天在工地大干苦干。饿了,啃个馒头,渴了,喝碗开水,困了,靠着大树、墙根打个盹,爬起来再干,在陈秋燕的带领下徐州下水道四班每年都出色地完成防汛任务,她们负责养护的区域连年被评为省优质养护片。当下水道工人久了,陈秋燕与下水道结下了不解之缘,她出门走路,两眼总盯着窨井看,发现井盖子少了,赶紧到班里取来盖上;发现井盖子被汽车掀翻了,她会马上重新盖好。当上省人大代表以后,陈秋燕每逢有机会到外地出差,她一定要专门到马路上走走转转,看看兄弟城市的窨井、下水道是什么样子的。她还和姐妹们一起琢磨出多种防止被盗的窨井盖。“我实在太平凡了。”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陈秋燕一再向记者表示,
徐州每两年举办一次“马可艺术节”
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歌曲《南泥湾》、《咱们工人有力量》、秧歌剧《夫妻识字》等,均为我国近代音乐史上较有影响的精品力作,它们的作者就是我国著名音乐家马可。6月26日至6月30日,马可的故乡江苏徐州举办了“中国徐州首届马可艺术节”,纪念这位被誉为“实验室里走出的音乐家”。
我国著名音乐家、作曲家马可(1918至1976年),1918年6月27日出生在徐州,曾在徐州培正中学(现五中)、私立徐州中学(现二中)学习,后考入河南大学化学系。1939年抵延安,在鲁迅艺术学院音乐工作团工作、学习。解放后历任中国戏曲研究院音乐室主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一生写了数百首(部)音乐作品,其中歌曲《南泥湾》、《我们是民主青年》、《咱们工人有力量》,秧歌剧《夫妻识字》、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等已成为音乐经典,家喻户晓并永载史册。为纪念这位从徐州走向世界的文化名人,徐州市委、市政府决定今后每两年举办一次“马可艺术节”。
admin

上一条:优秀教案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论文赏析
李可染
2012-02-14 | 未知 | []
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李可染座右铭
生平简介
李可染(1907.3—1989.12)室名师牛堂,江苏徐州人。原名李永顺,曾用别号三企。擅长中国画、美术教育,是中国山水画大家。自幼习画,深受潘天寿林风眠影响,并师从齐白石、黄宾虹学画,曾在多所艺术院校任教。解放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擅长山水、重写生,并将西画中的明暗处理方法引入中国画,将西画技法和谐地融化在深厚的传统笔墨和造型意象之中,取得了杰出的成就。1923年入上海美专,1929年入国立西湖艺术院为研究生。参加“八一艺社”。1937年“七·七事变”,从事抗日爱国宣传工作。1943年任重庆国立艺专中国画讲师。举办个人画展,并与林风眠、丁衍、倪贻德、关良、赵元极举行联展。1946年应聘任北平国立艺专中国画副教授。拜齐白石、黄宾虹先生为师。1949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研究陆军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曾多次长途写生,以“苦学派”自称,对中国画山水画的创新作出杰出贡献。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代表作品有《万山红遍》《漓江山水天下无》、《杏花春雨江南》、《山城朝雾》、《看山图》等。出版有《李可染画集》。
记省优秀党员、徐州下水道四班班长陈秋燕
 徐州市市政工程养护管理处下水道四班是一个不寻常的集体:1996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同年10月26日,胡锦涛同志亲自看望了四班同志,并给予了充分肯定;1997年,被中宣部列为重大宣传典型在全国广泛宣传。
自从1999年9月来到徐州下水道四班工作,陈秋燕就有了一个“心病”——一到雨天,她就睡不着觉。这位现任徐州下水道四班班长说,我就惦记着哪里会积水,给老百姓生活造成不方便。“如果是夜里下雨,我总是把闹钟调到早晨4点钟,起床后直奔我负责的养护段。不光我这样,我们四班的姐妹们都是这样的。下雨天,人家都往屋里赶,我们下水道工人都往马路上冲。”
徐州下水道四班是全国典型。工作虽然辛苦,但姐妹们想得最多的是:再苦再累,能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我们心里舒畅呐。我们不能让四班这块金字招牌失色啊。“辛苦我一个,干净千万家”精神,服从命令听指挥,一不怕苦二不怕脏
在四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新职工进班要落实“三个一”,即到荣誉室参观一次、到家庭走访一次、老职工和新职工谈心一次,让新职工了解四班的历史,从而增强他们作为四班人的光荣感和使命感,真正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下水道养护管理工作。在四班,每个人都积极要求进步,12名同志中4名是党员,其他8名同志也都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四班,仍然发生着许多动人的故事:党小组长靳西刚在医院做手术,伤口缝了7针,刚出院,他就藏起病历上班了;20多岁的黄艳是四班一名老职工的女儿,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任劳任怨,经常主动要求干脏活、累活,搞得满身污泥,却毫不在乎,还常说:“谁叫我是四班人呢?”
记者采访陈秋燕这位省优秀共产党员时,一个强烈的感觉是:这真是一个非常朴实的人。她很少说到自己,说的最多的是与她朝夕相处的姐妹们。还是她的同事,一五一十地向记者说起这位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不平凡成绩的优秀党员的事迹:
挖下水道是个良心活——下水道是城市的地下“血管”,看不见、摸不着,少挖一扒子污泥也没人能看出来,但陈秋燕常说:“该挖的下水道,少挖了一米,该掏的窨井,少掏了一个,我都会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好像做了很大的亏心事。”在一次夜间窨井清挖中,陈秋燕在一个窨井中发现一块大石头,用扒子、铁钩怎么也弄不出来,她顾不上穿皮衩,跳进窨井,硬是用手扒出石头,疏通了管道。从窨井里出来,她全身都是污泥,衣服也已湿透。深秋的夜晚已很寒冷,姐妹们劝她回去换身衣服,可她坚持和大家一起做完了当天的疏浚工作,回到家已是凌晨2点多了。
  2001年汛前准备期间,陈秋燕腰椎增生的老毛病又犯了,而她爱人90来岁的奶奶生病需要住院,公公、婆婆年纪也大了,女儿才六七岁,家里的事情忙得像一团乱麻。在这种情况下,陈秋燕没有请过一次假,硬撑着和班里的同事一起天天在工地大干苦干。饿了,啃个馒头,渴了,喝碗开水,困了,靠着大树、墙根打个盹,爬起来再干,在陈秋燕的带领下徐州下水道四班每年都出色地完成防汛任务,她们负责养护的区域连年被评为省优质养护片。当下水道工人久了,陈秋燕与下水道结下了不解之缘,她出门走路,两眼总盯着窨井看,发现井盖子少了,赶紧到班里取来盖上;发现井盖子被汽车掀翻了,她会马上重新盖好。当上省人大代表以后,陈秋燕每逢有机会到外地出差,她一定要专门到马路上走走转转,看看兄弟城市的窨井、下水道是什么样子的。她还和姐妹们一起琢磨出多种防止被盗的窨井盖。“我实在太平凡了。”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陈秋燕一再向记者表示,
徐州每两年举办一次“马可艺术节”
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歌曲《南泥湾》、《咱们工人有力量》、秧歌剧《夫妻识字》等,均为我国近代音乐史上较有影响的精品力作,它们的作者就是我国著名音乐家马可。6月26日至6月30日,马可的故乡江苏徐州举办了“中国徐州首届马可艺术节”,纪念这位被誉为“实验室里走出的音乐家”。
我国著名音乐家、作曲家马可(1918至1976年),1918年6月27日出生在徐州,曾在徐州培正中学(现五中)、私立徐州中学(现二中)学习,后考入河南大学化学系。1939年抵延安,在鲁迅艺术学院音乐工作团工作、学习。解放后历任中国戏曲研究院音乐室主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一生写了数百首(部)音乐作品,其中歌曲《南泥湾》、《我们是民主青年》、《咱们工人有力量》,秧歌剧《夫妻识字》、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等已成为音乐经典,家喻户晓并永载史册。为纪念这位从徐州走向世界的文化名人,徐州市委、市政府决定今后每两年举办一次“马可艺术节”。
admin

上一条:优秀教案

关闭